当前位置:彩彩网 > 长埫口镇 >

党风政风热线丨长埫口镇镇长肖松柏做客直播间

  9月13日,长埫口镇中心交管所门前的道路上堵车了。长埫口镇中心交管所站长杜国栋:刚好那天我去镇里开百日整治大会,一出克就堵在那里了,当时陈镇长也在那里,堵了大约十几辆车。为什么要停下来呢,城建的说乘客在车上乱丢,要收他们的卫生费,说如果不交就停下来,他们就说停还不就停下来,就都停下来了。

  据记者介绍:当时仙桃至何帮的23辆线路车要经过长埫口镇区,因为沿线接送乘客时会产生一些垃圾,所以长埫口镇城建办每年收取仙桃至何帮23辆线千元的垃圾转运费。镇城建办在上路收取这个费用时,与线路车的司机发生争执,从而引发堵车事件。

  周帮联营车队代表聂书良:9月17号开的协调会,周帮车队克了4人,交管站2人,二汽运公司克了2人,城管3人,我们去镇里反映,他们就说我们长埫口每年交的是1万8。我们反映,这几年形势不好,能不能少交点。

  主持人:听说9月13日当天,镇里正在召开百日整治推进大会,会议对各镇职能部门整治不作为、乱作为行为进行了部署和安排,一方面我们在会上在大造声势的提要求要转作风,提效能,另一方面我们的乡镇城管队员又在大张旗鼓的上路强制收取线路车卫生费,您认为这种工作方式可取吗?

  肖松柏:这种工作方式方法还是有问题的。对于我们集镇上垃圾卫生费,我们统一叫做生活垃圾的转运处理费用,这是2016年仙桃市物价局对市城管局的一个批复文件,我们也是参照城管局的批复文件,结合我们长埫口镇的实际情况,制定了一个收费标准,基本上在原来市物价局的基础上下调了30%。比如说,一辆客运车辆,刚才说是从仙桃开往周帮的车,按照我们的标准,是每人每天都是7元钱,那么按照固定商贩、按照车辆的话他都是会产生垃圾的。按道理来说,保护环境处理好垃圾人人有责,当时我们对车辆延续原来的老办法、结合实际,以及结合市物价局文件政策,基本上是一天一辆车大概1元5毛钱到1元8毛钱。

  车主问:1、城管能不能拦正常营运的车辆?2、城管有没有权力来收这个费?3、有没有物价局的收费标准?

  肖松柏:一方面,对于正在经营的车辆,城管队员是不应该拦截的。第一,不安全;第二,要有执法权,这个不妥。第二个方面,城管部门有没有权力来收取这个费用,他们是受委托的,一直以来也是城管来收取费用。车主也好、经营业主也好,包括企事业单位都能够理解,也希望我们的车主朋友也能够理解。第三个方面,有没有依据、有没有标准,我们的标准主要是参考2016年市物价局批复给市城管局的关于生活垃圾处理转运费用的标准,实际上我们收取这个费用也是大家在一事一议、互相协商的基础上,共同承担的卫生费。前期,周帮的车有23台,长期以来,由于经营也不是很景气,有5台车还在轮修或者说是维修,我们也积极进行了商量。对于没有参加经营的车辆,我们采取不收的形式;对于车主反应的费用过高或者经营不好的情况,我们也积极地进行研究,实事求是地跟车主进行商量。

  城建办和黄主任讲的话可能不太合适,这个可以看做是作风方面的问题。但这个问题本身,卫生费有没有法律依据,我相信这个问题首先要解决。其次,卫生费如果是合法的,那么在执法的过程中,采取强硬的方式肯定是不合适的,如果这个卫生费是以地方的形式出台的话,我想更多的应该采取协调的办法、协商的办法。这个方式也是一种法律的途径。

  家住长埫口镇高龙村的李婆婆喜欢窜门,孩子们都在外工作,只有个轻度中风的老伴可以陪自己溜达。可是这个路能走吗?

  李姣新:一下雨,就不能出克,以前还可以从别个屋滴出进,现在别人起了屋,就不能走达。隔壁黄婆婆家人蛮多,有6个人住,每天要接送孙子上放学。

  黄云姣:我屋滴是爹爹接送孩子,进出蛮不方便,车不能走,收的谷子东西也不能走

  主持人:记者从实地采访后回来,其实是比较犹豫的,犹豫要不要在节目中问肖镇长这个问题。因为记者在实地看到,这段坑坑洼洼的土路只有不到50米长,是条不通路,里面只住着6户人家,约30多人,感觉这个事好象有点小,这么小的事,镇长会关注到吗?

  肖松柏:应该说群众利益无小事。我们的同事有些工作还不够深入还不够实际。关于高龙村的不到50米通村公路,这个节目完之后,我迅速到现场看一看。对于这位观众,我给的答复是,不管这50米的公路是在哪个地方,我们迅速启动,先铺碎石,把这条路修通。之后,我们再纳入计划,再把它修好。

  从法律的角度来讲,政府是没有义务来出资金的。因为我们国家有公路法规定。这应该是属于一事一议的范畴,但是作为镇政府这个角度来讲,还是能够有所作为的。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考虑,一事一议在农村很现实,如果这个事情没有办法解决,最后还是要依靠基层党组织建设,沟通协调,来做工作、解决问题。

  长埫口镇敦厚集镇永久家具老板李少章:我是从96年开始帮敦厚乡搞后勤维修,从98年到2001年帮他们修了下水道、铺了行路砖、修了门窗等,共欠我5160元。以前呢,我一直找长埫口镇里的书记,都说放倒着,后来找累了,现在就没有找了。

  据暗访组了解,这个家具店老板呢,他以前是做水电工及木工等维修的,敦厚乡合并后就改行做家具了。20年时间,李少章从小李变成了老李,5000元却一直拿不回去。今天,长埫口的父母官来了,看能否来理理20年前的旧事呢?

  据暗访组了解,这个家具店老板呢,他以前是做水电工及木工等维修的,敦厚乡合并后就改行做家具了。这些欠条可以说是破旧不堪了,20年,让李少章从小李变成了老李,5000元却一直拿不回去。

  主持人:肖镇长,您到长埫口时间不久,我想问一下,敦厚乡是什么时候合并到长埫口镇的,您还记得吗?虽然说过去的敦厚乡是一个独立的乡镇不归长塘口管,但是历史的欠账该不该还?又该由谁来还?今天,长埫口的父母官来了,我们来代他请个愿,看能否让肖镇长来理理20年前的旧事呢?

  肖松柏:敦厚乡合并到长埫口是2001年。回去之后马上安排专人与敦厚李少章联系,并且核实欠条,同时也到镇财政所进行核实。虽然时间过去二十年,也是我们当年党委政府安排的事情、欠下的债务,我们马上处理。

  这件事情从两个方面来看,家具店老板做了20年这笔钱都没给,从道德角度来讲,就是村政府诚信的问题,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谁当领导也不能说不认账,政府还是要承担这样的责任,因为这事关政府的形象。

  听众:易王村二组与大福之间的村级公路,靠近大福这一段三四年了,一直没修好,对老百姓出行造成了一定困扰?

  答:您说的这条路,节目完了以后我迅速到现场看一看。首先我要把这个地方搞清楚;第二个方面,今年我们利用“乡村振兴”项目把长埫口整个63条通村公路(我不知道包不包括这条路,我要到现场看一看),共计230公里,准备分为3年推进,作为乡村振兴“农村四好”公路推进。这事情我回去调查之后,迅速给你这边回复。

http://twfor.com/chang_kouzhen/54.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3-19??【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